启动预重整后股价大跌,金刚光伏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资不抵债的?

一则重整消息把市场吓坏了。

7月9日,金刚光伏300093.SZ股价大跌5.31%,报12.48元/股,市值近27亿元。就在7月8日,这家上市公司被债权人申请重整,而根据相关规定,如果法院正式对其启动重整,则意味着该公司将“披星戴帽”,即股票简称前冠以“*ST”字样金刚光伏将进入退市风险警示区。

7月8日,金刚光伏披露,公司收到酒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酒泉中院”)送达的《决定书》,公司债权人广州旷视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旷视”)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但具备重整价值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并申请启动预重整程序。

截至该公告日,广州旷视对公司享有的债权金额为本金2.8亿元及相应的利息

金刚光伏成立于1994年,于2010年上市,注册地在酒泉市。截至目前,甘肃上市公司仅35家,酒泉市上市公司仅4家,金刚光伏的预重整受到当地政府的重视。酒泉中院指定由酒泉市人民政府组建成立的甘肃金刚光伏股份有限公司清算组担任公司预重整期间的临时管理人。

截至2024年一季度,金刚光伏负债合计达29.09亿元,账上货币资金仅为0.63亿元,归母净资产已为负,达-0.58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账上货币资金已大幅受限。截至2023年年末,金刚光伏账面上货币资金仅有7118.92万元,近95%的资金已受限,受限资金的数额高达6739.67万元。

这家上司公司又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资不抵债的?

2021年前后光伏大热,沾光必涨的噱头吸引着众多跨界者前来分一杯羹。然而,海水褪去才知道谁在裸泳。如今,光伏行业产能过剩和恶性竞争让参赛选手们苦不堪言。同时在光伏电池这一领域,押注快速迭代的新技术也让不少新玩家深陷风险之中。

金刚光伏其前身是国内玻璃深加工行业的龙头企业。2021年广东欧昊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欧昊集团)入主,成为这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金刚光伏也将未来押注在异质结技术路线上。

光伏电池是光伏领域最具想象空间的一环。其技术路线呈现百花齐放,TOPCon异质结(HJT),IBC和BC技术路线钙钛矿成为热门的技术路线。

金辰股份常务副总裁祁海珅对界面新闻表示,光伏领域本就是资金密集型和人员密集型的行业,对进入的玩家要求很高。如果跨界到了光伏制造环节,无论是硅料还是电池片,抑或组件(当然组件还简单一点)其迭代速度较快,需要对光伏行业有强大的认知能力和理解能力,除此之外,资金储备能力、研发人员储备能力缺一不可。相较于TOPcon技术路线,异质结技术路线的成本也更高,技术难度也更大。

2021年6月底,控股股东欧昊集团抛出了8.32亿元的投资计划,决心建设年产1.2GW的异质结电池及组件项目。然而前一个异质结项目还未盈利,2022年6月,金刚光伏在酒泉投资了第二个异质结项目基地,这次投资总金额为41.91亿。

祁海珅对界面新闻表示:“设备投资不能一次性投入太大。如果产生规模效应后,公司市场占有率不达标,设备就需计提折旧。为了下一次技术迭代,你得做铺垫做准备。因此光伏行业我们不建议一次性重金投入。”

为了投建异质结项目,金刚光伏向控股股东借款,从银行加大贷款。同时,金刚光伏又将目光转向资本市场,却是天不遂人愿。

2023年5月,金刚光伏欲定向增发20亿元,但随后募资规模大幅缩减至5亿元至10.42亿元,随后A股募资环境收紧,当年11月6日这项定增计划胎死腹中。

仅过了一个月,2023年12月18日控股股东又向上市公司伸出援手,即金刚光伏欧昊集团定向发行A股,拟募资不超过9.39亿元,募集的资金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控股股东还免除了公司对其债务合计约3.36亿元的偿还义务。

然而即使如此依旧不能治愈金刚光伏的“资金饥渴症”。2024年3月,金刚光伏披露,拟向广州旷视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借款2.75亿元,借款期限一年,利率高达11.5%。

公司四处借钱背负巨额债务,重金押注异质结,不料产能过剩的暗雷使得光伏行业各个环节都深陷泥潭。转型3年,作为光伏电池的新手,金刚光伏的产能无法得以释放,成本也处于高位,销路也无法打开。其披露的数据显示,2022年、2023年金刚光伏电池产线产能利用率仅为20.82%、27.74%。

自金刚光伏押注异质结以来,三年下来公司亏损合计达8.33亿元。数据显示,2021年至2023年,公司分别亏损2.02亿元、2.69亿元和3.62亿元。

其中,2023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8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3.62亿元,同比下降34.3%。公司解释,光伏行业在2023年的大幅扩产导致产能过剩和价格下滑,是业绩锐降的一大主因。2024年第一季度,公司实现经营收入4423.12万元,但归母净利润大亏8411.92万元,亏损同比扩大94.8%。

如今,金刚光伏深陷诉讼的泥潭。截至5月8日,金刚光伏及子公司新增诉讼、仲裁案件共15起,累计涉及金额2876.83万元,占公司2023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的108.69%。

此次债权人对金刚光伏向法院提起预重整和重整。金刚光伏表示,如果公司顺利实施重整并执行完毕重整计划,将有利于优化公司资产负债结构,提升持续经营能力。但这暗藏不少风险。

对于此次重整,公司股票交易将面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风险根据《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如果酒泉中院启动重整,则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对公司股票交易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同时,酒泉中院同意对公司启动预重整,不代表法院正式启动公司重整。即使启动预重整,后续进入重整程序前需要法院逐级报送最高人民法院审查。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尚未收到法院关于进入重整程序的相关法律文书,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华会计网 » 启动预重整后股价大跌,金刚光伏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资不抵债的?